“与鸭共舞” | 品读石墩子水墨鸭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 ,八!

石墩子先生首次在艺术之都墨尔本举办个人画展,为热爱艺术的朋友们展现他形态各异,欢快健康,栩栩如生的鸭子们,势必掀起热潮。尤其是同西方艺术融合后的国画,通过简单的线条笔墨跃然纸上,伴鸭起舞。

“与鸭共舞”的艺术家石墩子邀您共同品读他的水墨鸭,请莅临个展。

开 幕 时 间

2019年4月11号周四晚6:30-8:30点

POLARIS GALLERY

    6/7 Yarra Street South Yarra 3141

石墩子(王国胜)

石墩子原名王国胜,斋名来远堂,英文名Stone W,1960年出生于苏州。现为江苏省苏州市美术家协会会员,苏州陶瓷艺术协会副会长,江苏野菊花画院创始人。1985年毕业于苏州市工艺美院中国画花鸟绘画专业,老师是著名花鸟画家张继馨先生。早年得益于美术教育家颜文梁大师的指点。石墩子曾任服装设计师、摄影师、高级工程师。2009年往返于澳中之间,作为一位旅澳画家交替吸收着中西文化艺术的养份。并活跃于多样化领域为艺术道路打开不同的视角。在他的作品中既有中国画和吴门画派功底,又有别样的现代风格。展露了中国水墨画中的新画卷。

与鸭共舞  By  Frank Hope

艺术,这里指的是绘画总是卷入两个方面的可能性,第一是形式的可能,在印象派之后,引起过巨大的变化,这是哲学带来的革命。第二是内容,内容的主题总是围绕着人与自然人类本身的自我认知的关系中展开。绘画终极是落在视觉上,哪怕是一只小虫被画在一张巨大的帆布上,或一条线被人为地划过中国的宣纸,而这小小的痕迹正反应了这艺术家的内心,绘画艺术范畴上,中国画是非常独一无二的,因为它使用的工具材料是特别的。

在中国,有许多艺术家会在主题上做出单一的方向,比如,蜻蜓,蝴蝶,老虎······,你千万不要以为仅仅是美学意义的样式,更多的是表达春天,自由,勇敢,

王国胜的选择是”鸭子”, 惊讶吧

王有两个身份,成功的生意人和艺术家,作艺术家不必担心财务,作为生意人不必只为钱而工作,一个幸运的人。1985从美术学院毕业后,王探索过多元视觉作品,直到十年前,一次在田野中,在春天的阳光下,一群鸭子在歌唱带着舞蹈般的运动,而这群自由的生物是自然的精灵,启发了王的灵感,这些精灵时自由的舞者。

事实上,王在试图明白作为生命的经验,快乐对生命的重要性。

在王的工作室里,王用得最多的是中国宣纸,毛笔和中国墨水,

中国宣纸是出产于安徽省的一个小镇,当地有一种草带有微细的纤维,它能让墨水在纤维里充分的运动,这种纤维能保留笔触留下的痕迹和水色的肌理,在传统的中国画里,古代艺术家以将这种特点发展成了一种美学,这美学基于两点,线条和点。而造型,在中国的传统审美里不是十分的重要,这和西方的后现代主义十分相似。

在王的作品里,那些鸭子可能没有透视,没有明暗,但这些都不重要,在画面上有生动的线和丰富的点,这些元素构成了音乐般的节奏,这形象中可以看到舞蹈,是那些“鸭子”在舞蹈,尽管有的形象上甚至没有眼睛,但不妨碍质量。

王的“鸭舞”不能解释生命,但能表达生命,

在王的作品里,更多的已经融合了抽象主义的成分,

“与鸭共舞”王用的是自己的语言。

——  宋朝

石墩子先生的画有着深厚的中国画功底,水墨淋漓,线条流畅,色彩清雅,具有丰富的层次感,画面充满了健康向上的生活观。既保留了传统国画的特点,又符合现代审美的画面要求,雅俗共赏。

石墩子先生的水墨鸭已成为他的标志,抽象的风格一气呵成将鸭子的神态,特征体现的淋漓尽致。

让我们跟随浙江省社会科学院杨张乔先生的文章《千姿百态 墨透灵性》,一面欣赏石墩子先生的鸭子,一面体会石墩子先生纯粹的欢喜。

千姿百态 墨透灵性

约摸前年二月,喜得吴门石墩子墨宝《水鸭图》,题为“春江水暖鸭先知”。随附一便笺:“吾二十年观鸭,十年读鸭,十年画鸭。鸭通人性,虽十年磨一剑仍未能通达。”好一个“鸭通人性!”画鸭画到如此境界,足见吴门画师之虔诚与慎独。

自由对话

十全十美

快乐

关爱

拥挤

母性

舞蹈

拟人

吴门石墩子之水墨写意鸭画并非随意想象,信手拈来,而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其作画算得科班出身,又深受吴越文化及吴门画派之影响,崇尚“经世致用”、“实事求是”力达事必躬亲。其二十年观鸭真切如是:北上观白羽、肥硕之京鸭;南下观背阔胸宽、灰白相间之闵山麻鸭;西去观体态短圆、步态蹒跚之吉安红毛鸭;甚至远涉重洋在澳洲观头大颈长、尾梢翘起的狄高鸭。其深入水乡农家,轻摇舟楫,作了数十种近两千幅写生。其十年读鸭也是心机良苦:其蹲坐河岸或船头细观每一只鸭之异同,一坐乃数小时,于细微之处透析鸭子形态之所以然,动作表情之所以然。真所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鉴于此对吴门石墩子之墨鸭吾只能“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