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星电视 | 澳洲公寓频现“楼倒倒”与“楼脆脆”究竟谁该负责?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也许在很多华人的印象中,澳大利亚的建筑质量就像澳洲生产的食品,保健品一样,质量从来都是过硬的。但今天的报道可能就要打破大家对澳洲建筑质量的固有印象了。在悉尼的公寓楼接二连三的被曝其部分住户因该建筑被认为“不安全和不适合居住”而被疏散后,新南威尔士州政府正开始努力整顿建筑标准。

其实最早在2018年底,位于悉尼内南区Zetland的19 Gadigal Avenue的一栋约有30套单元房的公寓楼,就被爆出因质量问题而对业主进行了疏散撤离的丑闻。

原因就在于这座楼的水保护系统失效,导致大量的水进入楼内,造成了结构性损坏。可令人差诧异的是悉尼市政府并不知道该建筑具体是何时被疏散的,也不知道受影响的居民是否得到了安置。

据《悉尼先锋晨报》报道,澳大利亚倡导组织业主团体网络(Owners Corporation Network)发言人Stephen Goddard说,对于建筑缺陷的“沉默的阴谋论”已经有几年了,原因是保密的法律和解协议以及业主对房产价值受损的担忧。

本以为悲剧可以止步于此,没想到的是,在去年圣诞平安夜当天,悉尼奥林匹克公园36层公寓楼Opal Tower发现裂痕,居民被紧急疏散,数百名居民无法回家。

接二连三的,今年六月,Mascot区Burke Street的10层居民楼Mascot Towers的停车场出现裂缝。七月,才刚刚建成三年的,位于Campsie区的Clemton Park Village公寓大楼,地下室的天花板和地面也出现几条巨大裂痕。

澳洲的“楼倒倒” “楼脆脆”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住户无家可归,甚至澳洲整个房市都受到了冲击,正在经历着近现代人们记忆中最惨烈的下跌,速度甚至超过了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时期。

就拿目前影响最大的opal tower裂缝事件来说,这座位于城市西部的奥林匹克公园的公寓大厦于去年圣诞节前晚进行了撤离疏散,因为有居民听到10楼出现了巨大的声响并出现裂缝,而当时距离大厦交付只有不到六个月。大楼的开发商与承建商之间的“推诿战”已然爆发,双方势必就谁将承担事故责任和业主经济损失的问题对簿公堂。

一些人猜测,由于Opal Tower所在的大部分土地都是从沼泽地开垦出来的,这样的地基对于高层建筑来说实际上是不稳定的。但在声明中,开发商Ecove表示,他们相信地基没有问题,因为大楼建在页岩基岩上,这在悉尼很常见。

工程师们还排除了在花园的建筑“槽”中开裂的预制混凝土板存在内在缺陷,他们现在认为这个问题与建筑错误或建筑设计有关。澳洲资深地产开发顾问分析称:“Ecove是开发商,Icon是承建商,Bates Smart做设计。在有进一步的证据之前先不要随便指责哪一方,因为他们都可能也是受害者,特别是Ecove和BatesSmart。”

2015年新州政府规划厅按照 State Significant Project (SSP) 程序给Opal Tower项目颁发了项目许可。也就是说,Opal Tower是一个州级别的重点开发项目,不受地方议会监督。所以开始新州政府并不承认自身应对大楼事故负有任何责任。

可是这些裂缝大楼到底由谁来担责呢?

这些事件迅速引发人们对悉尼乃至全澳大利亚高层公寓楼新开发项目质量和审批程序的关注。新州政府负责建筑监管的部长Kevin Anderson正在考虑对建筑业进行改革。

负责对162亿的学校礼堂全国建筑项目进行调查的建筑专家表示,对于备受指责的悉尼Opal Tower的结构性问题他并不感到意外,因为他在近十年前就提出了广泛存在建筑质量问题,但是自此几乎没有什么改变。

Fletcher建筑集团的前任首席执行官David Chandler也在审查“建设教育改革计划”下提供的学校设施时发现了大量伪劣建筑工程,新南威尔士州的问题最多,包括物非所值,建设质量差。

他说,问题的大部分原因在于,州监管机构缺乏以任何重要方式执行建筑标准的“骨气”和预算,而且他们的工作也被部长们所破坏,因为后者太容易屈服于建筑业游说团体的压力。

也就是说州监管机构的失败

也是建筑质量问题的关键

Chandler说,当部长们太容易屈服于游说者的压力时,这会破坏监管机构。当监管机构不愿意对这个行业采取强硬态度,他们知道行业协会会踏平到部长办公室的门槛,并会说“你为什么要让我们的会员这么难做”的时候,这个行业的文化也一定不会当到明显改善。

当然,要查的事情和方面很多,最后很可能还有刑事责任。最后调查结果对未来开发建设制度流程的影响我们也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