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万外劳留学生逃离 澳历来人口最大下降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今年到目前为止,已有30万临时签证持有者离开澳洲


COVID-19病毒正驱使30万游客,临时外劳和留学生在今年逃离澳洲,造成这个国家历史上最大的人口下降,这一大逃忙所产生的威胁是,消费开支下跌进一步加深并打击房屋市场,尤其是一些城区的出租房屋空置率急升。

代理移民部长塔奇(Alan Tudge)披露,今年头3个月有26万名临时签证持有者离开澳洲,而4月份的头两周又有另外5万人逃离这个国家。

由《澳洲人报》取得的一份研究预测,到今年年底,还将有30万人离开澳洲返回自己的国家,经济学家警告说,这可能会进一步削弱消费需求,并导致租房和房屋市场下滑。

前移民部高级官员里兹维(Abul Rizvi)在这份研究报告中估计,到今年底持临居签证的人士,将有可能从240万暴跌至180万。他说:“我们有可能处于自1788年以来人口最大百分比和绝对数锐减的边缘,这比大萧条时期或我们向索姆河(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最大一次战役发生地)派兵时要大得多。”

他估计,五分之一的留学生和四分之一的临时外劳在今年底之前会回国。

到去年9月底截止的一年期间,澳洲人口增长371,000,增幅1.5%,达到2546万人,其中人口增长的63%来自海外移民,包括临时外劳和留学生。

悉尼科技大学商学院的经济学教授霍根(Warren Hogan)说,净移民人数若大幅下跌将会削弱已经受到全国封锁的影响而疲弱的消费支出,并给力图采用新的“国家租赁法规”(禁止房东在6个月内驱逐因受疫情影响而交不起租金的租客)的租房市场增加压力。

“而且,如果以逆转的眼光来看,下降幅度更大。”

在上一份联邦预算方案中,政府预计今年净吸纳海外移民271,000人,高于2018年的259,600人。预算报告还估计,未未三年将净吸纳新移民逾80万人。

联邦储备银行的图利普( Peter Tulip)和桑德斯的(Trent Saunders)去年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人口增长减少将会增加租房的空置率,压低租金和房价,减少房屋建造。

Grattan Institute研究所所长达利(John Daley)则说,在近年来人均收入增长疲弱的情况下,人口增长减少应受到重视。

达利说:“人均收入衰退将会成为真正的衰退。总人口增长对胡禾夫超市(Woolworths)和西太银行(Westpac)等其他商家事关重大,它们的利润依赖于人口,而小到地方上的健身房,亦有可能受到影响。”